热爱记录与分享生活,刘沛:成为 YouTuber 是人生路上出乎意料的转折
编辑时间:2020-07-23 作者:
热爱记录与分享生活,刘沛:成为 YouTuber 是人生路上出乎意料的转折

「我不是你所知道的传统明星,现在这样反而是我比较喜欢的,」两年前因为宝可梦手游《Pokémon GO》迅速窜红的 YouTuber 刘沛,过去曾怀着明星梦从美国来台参加第二届华人星光大道,虽没能因此成功得名,却意外开启了影音创作人生。这也让当初想当创作歌手的刘沛踏上意想不到的成名之路,现在已是拥有超过 76 万订阅粉丝的 YouTube 创作者。

嚮往幕前演出,沉潜两年重新投入影音创作

回忆起 2012 年来台参加比赛时的情景,刘沛说当时梦想自己能成为类似王力宏、陶喆、方大同等国外长大的创作型歌手,在演艺歌唱事业闯出一片天,「当初想要当明星,想要当有影响力的人,」也希望有朝一日能跟身边有名气的歌手朋友一样,在外面会被大家认出来。

不只热爱唱歌、表演,刘沛也喜欢分享生活点滴,于是他在参赛期间开始拍摄幕后花絮,将在星光比赛的经验和过程记录下来,分享给其他参赛者及日后想参赛的朋友们看。而促使他开始拍影音日记(Vlog)的契机,其实是受到美国知名 YouTuber Casey Neistat 的影响。

原本刘沛开始拍 Vlog 前考虑很多,像是一直在比较相机,想等最新一代出来后再说,但 Casey Neistat 说的话令他改观。「他说你不要管器材或任何东西,如果想拍想分享,那就去拍去分享,红不红没差,你就先去做,最后就算失败,至少还有学到如何拍片,」刘沛也因此不再犹豫。

然而随着比赛结束,刘沛一度放弃成为创作歌手的梦想,选择离开台湾学习电影幕后製作,所经营的频道「the 刘沛」也因此停摆了两年多,期间虽仍有持续拍摄记录生活,档案却都存放着没有整理,连他自己也觉得这样太可惜。

「后来发现自己不喜欢不是在幕前,」刘沛笑说自己其实是很自私的人,比起从事幕后工作,他更想要在镜头前有所发挥,因此下定决心搬回台湾,并从 2016 年 2 月开始重新经营频道,更在当年夏天以宝可梦影片一举打开了知名度。

想学拍影片,做就对了!

毕业于美国南加州大学(USC)商学院的刘沛,曾在大学期间副修电影,但电影学院课程以理论为主,实际操作与拍摄影片是到了毕业之后才开始自学,包括上网找资料学 Final Cut Pro、Premiere 等剪辑软体,观察电影拍摄、运镜、转场等,慢慢进步成长。而他也从不掩饰自己对 Casey Neistat 的欣赏,常以他和其他 Vloggers 为学习对象,一步步摸索出自己的拍片风格。

「真的开始拍之后,才会学到如何拍片,」他以学开车为比喻,意思是要学会开车不能光靠教练教如何操作,而是要自己实际去开才学得会;拍片也是,如果只靠上课没有实作练习的话,没办法吸收整体拍片过程。他鼓励有心投入影音创作的人,「想拍影片就是要去尝试、要去做,去做了才能学到,想做就去做没有什幺损失的」。

热爱记录与分享生活,刘沛:成为 YouTuber 是人生路上出乎意料的转折 镜头前的刘沛相当自在轻鬆,用苦练多年的中文拍片已是他的日常生活

有别于一些会事先想定剧本的创作者,刘沛说自己拍旅游 Vlog 时是属于没有剧本的那一派,就跟他出门旅游不太会做功课一样,顶多想好大方向,细节就会看实际状况决定。常出国的他踏上陌生环境算是家常便饭,他认为人在不熟悉的环境时感官刺激会放大,看到的东西会更显特别,「所以我不想要有心理準备,这样也可以在镜头前呈现最真实的感受」。

还有个有趣的地方是,刘沛的影片常有个拍摄自己离开的镜头,相信很多人都知道这种运镜手法需要将相机放在原地拍摄,等拍完离开后再回去拿相机,但只有自己一人的情况下,难道不怕相机被拿走吗?

「在台湾、日本就非常安全,丢着都不怕会有人拿走,」他在国外许多地方都会特别小心,除非有女友或朋友帮忙顾着,或是在人少的地方、近距离拍摄,否则通常会避免这样拍,「如果相机掉了或不见的话,真的会很痛,」像这些拍摄细节都需要特别谨慎留意。

想赚钱,别当 YouTuber

正因为自己较早起步,又有了前面的影片累积,才能在后来《Pokémon GO》在台上线前先做好拍摄準备。刘沛说,《Pokémon GO》上线前一个月就开始期待和构思该怎幺拍,影片前段后段该讲哪些东西、中段加进实际游玩体验,还有个「Pokémon GO 总部」可在补拍说明时使用。

在一切準备就绪后,宝可梦影片一出就引发关注,也跟前面累积的影片串了起来,让新观众更加认识自己。「我超级吓到,」刘沛想都没想过一夜之间会有那幺多人关注自己的影片。

在刘沛上传第一支宝可梦影片前,当时经营四年的频道共 61 支影片,广告收益累积加总只有不到 8 美元,换算成新台币每支影片平均仅约 4 元进帐。如果后来的宝可梦影片没有热起来,刘沛根本无法靠那样的收入过活。

简单以一些公开的 YouTube 广告收益算法来看,YouTube 影片每千次观看约 0.6 至 1.4 美元,百万点击广告收益平均约 1,000 美元,相当于 3 万新台币左右。不过,这只能做为约略参考,毕竟广告类型不同算法也不同,所谓的总观看次数也不等于营利播放次数,所以实际计算方式会更加複杂。

「要赚钱就不要当 YouTuber 了,因为赚不了钱,」刘沛话说得直接。当然这不表示当 YouTuber 没有赚钱的机会,只是不同人拍同样的题材不一定都会红,谁拍什幺样的题材能不能成名也没有绝对,如果以赚钱为目的去当 YouTuber 未免太不实际,真要做到能当饭吃也没想像中那幺简单。

对于创作者来说,业配无疑是一大重要收入来源,但这样的机会不会凭空出现,也是要靠个人努力、够有影响力才有厂商青睐。不过,现在还是有许多人对业配存有刻板印象,却没想过业配收入能让 YouTuber 做出更多元、更有品质的内容。

刘沛说,每个 YouTuber 都希望自己的影片可以愈做愈好,让观众开心也更有所获,而业配的存在能创造正向循环,例如请剪辑师分摊处理例行作业,自己就能腾出更多时间做其他事,创造更多好内容,也能有更多时间跟观众互动。

Work、Work、Work!

当 YouTuber 虽然不一定能出名,也不保证能赚到钱养活自己,但不努力绝对不行。刘沛认为自己唯一可以控制的就是努力去做(work hard),而且是要非常、非常努力,「work hard 才可以让你想做的东西更接近成功」。

热爱记录与分享生活,刘沛:成为 YouTuber 是人生路上出乎意料的转折

 私底下的刘沛跟镜头前的他一样直爽不扭捏,很健谈也很善于表达想法,态度相当积极正面

而所谓的「work」也不是漫无目的地做,他说要记得自己喜欢什幺、为了什幺而当 YouTuber。如果纯粹喜爱拍片、乐于分享,喜欢跟观众互动,又或是喜欢在镜头前表演,有这样的心态就很适合当 YouTuber,最重要的还是要努力不懈,「就是要 work、work、work、work、work!」没别的。

谈到过去的歌手梦,他说现在成为 YouTuber 这样的「明星」反而是他喜欢的,每天有这幺多观众朋友看他的影片、愿意跟他聊天,觉得现在这样的发展超乎原本预期,比以前想要的还要好几千万倍。

「现在的我不想要当第二个王力宏或陶喆,我想当第一个刘沛,」他说。

曾经刘沛几乎放弃了梦想,甚至怀疑自己的经历毫无用处,直到开始做 YouTube 后回头想想,发现其实一切都是有用的。「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」,现在的他相信,过往经历在人生当中存在着意义,能帮助自己在影音创作路上走得更稳健,并持续进步、改变。

 来看看刘沛平常外出携带的拍摄工具有哪些吧!「与 YouTuber 对话」专题系列报导:
上一篇: 下一篇: